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主页 > 军事新闻 > 正文阅读

生死十六小时之落网_社会频道_东方资讯

发表日期:2020-09-28 04:39  作者:admin  浏览:

于永葵乘着出租车先到了光明镇,然后又换乘了一辆小奥拓“黑车”。在车上,他打电话给蔡老板,不断地变换交钱地点。最终,他们约定在金汇港附近的一座立交桥下“成交"。小奥拓“黑车”到了目的地后,于永葵躲藏在车子里观察,当看到蔡老板从桥上将装有钞票的马甲袋扔下后,便叫“黑车”驾驶员帮他去拿。当他从那个驾驶员的手中接过马甲袋,看到里面厚厚几叠百元大钞,不禁一阵狂喜。 迅速叫驾驶员开到南桥镇汽车站。

然而,笔者在采访此案时,一位侦查员分析道:“应该说,这起案子,从案发一开始,也许就注定了于永葵必然会撕票。因为,犯罪心理学告诉我们:从自我保护考虑,任何一个绑匪都不会愚蠢到,让认识自己的人质安全地回家。确实,于永葵在被抓获后,在供述中也“坦承”道:“我是一直在欺骗蔡老板。事实上,我是根本不可能把认识我的蔡老伯放回去的。”

于是,于永葵又叫了辆出租车,马不停蹄地赶到了南汇区惠南镇,准备在那里借间房子。刚下车,他的手机响了,一看,是自己的情妇打来的。连忙说道:“我现在正在南汇区惠南镇看房子,你马上赶过来吧。

当于永葵见到情妇后,按捺不住兴奋的心情,高兴地对她说道:“宝贝,我发了笔大财啦!”接着,他们便在房产中介商的带领下,来到惠南镇听潮七村18弄某号看房子。可是,当于永葵的脚还没有踏进房门,一副锃亮的手铐猛地铐住了他的双手。

现在,我们不妨先把时间回拨到7月7日早上8时左右吧。也就是蔡老伯在于永葵的威逼下,最后一次和儿子通话后不久,于永葵在那家小旅馆里,拿出那两根早已准备好的布条,对蔡老伯说:“我要出去拿钞票了,你一个人在这里肯定是要逃走的,委屈你一下吧!“说完,便扑上前,将蔡老伯的手脚捆扎得严严实实。

2007年11月25日,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一审依法判处于永葵死刑。

且说蔡老板最终得知,年迈的父亲在自己与于永葵的“讨价还价”过程中,早已惨遭毒手,无论如何也不相信。他悲愤地说道:“怎么可能呢?我已经把钞票给他了。而且他还信誓旦旦向我保证,拿到钞票就放人的呀!”

此时此刻,已经被绑匪于永葵绑架了10多个小时的蔡老伯究竟又在哪里呢,手机开奖直播香港最快开奖?在这期间,于永葵的行动轨迹又是如何的呢?

到了南桥镇之后,于永葵重新拦了辆出租车到了肖塘镇,在肖塘镇的街上买了双鞋后,继续乘坐公交车回到了南桥镇。在环城东路解放路口下来之后,他觉得拿着个马甲袋不方便,就又拦了辆出租车到了浦东川沙镇上。这时,已是13时左右,他环顾下自己的四周,感觉经过这么七兜八兜,已经成功地摆脱了警察的“盯梢”。但是,他想到,南桥镇肯定是不能再待下去了:“蔡老伯被我掐死在镇上旅馆里,现在警察肯定还在勘查现场,排摸线索,我必须马上找个地方避避风头。”

指认作案现场

招于永葵 害怕蔡老伯的叫骂声,惊动旅馆的服务员,连忙拿起一只枕头死劲闷住他的嘴鼻,并且用右手猛掐他的喉咙。很快,蔡老伯便躺在床上纹丝不动了。于永葵这才松开手,发现蔡老伯已经停止了呼吸。于是,迅速解开绑在他身上的布条,并把他戴在左手无名指上一枚白金戒指取下,将一条被子盖在他身上。然后,慌慌张张地跑出旅馆,在街上拦了辆出租车逃离了现场。

忍无可忍的蔡老伯,此时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愤怒,破口大骂道:"于永葵,你这小子欺人太甚了,要不你索性把我掐死真了。否则我决不会饶了你。”

Power by DedeCms